番红花古城再来要有一次是和父亲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6 16:36 浏览次数:

  中国作协会员;上饶师院客座教授;《三清媚》杂志编辑。曾获青年文学新人奖。

  联合国文化遗产,土耳其安纳托利亚的中部,辉煌历史的奥斯曼帝国活化石的建筑群,古老手工艺,悠久历史里的很多细节,几乎全是红顶白墙的古建筑,每家每户都有面土耳其国旗,餐馆里播放着土耳其流行音乐,整洁而无任何不和谐的家族式的小作坊,一对对勤恳做手工的父女,只有一朵番红花才能理解另一朵番红花。

  那些父女连招呼你连表达自己意识的眼角神态都是一样的,他们如小城和谐的建筑一样和谐的关系,让满目的冬意变得有形和温暖。

  一些不满足于古城苍老的猫和狗,不怕人、想要结交新鲜朋友的猫和想你喂、想你疼想跟你走的狗,苦于不会读书、写诗、投递信件,在番红花古城生活过的事实无以为证,你真要带它们远走,它们又诡诈地逃掉了。

  于是番红花城里一家人之间的关系就是由长辈、孩子、动物和花构成,那种小而完整的格局,让你一看就晓得一看就记得。

  那种传统的饮食传统的土耳其咖啡传统的家庭关系。在传统的奥斯曼建筑前以土耳其传统的审美去拍传统的婚纱照。这样对传统的深爱,又在传统的唱经声中定格下来,真适合痴情的、内敛的、惧怕折旧的人来一趟。

  或者实在没必要那么刻意,来拍婚纱照,也可为一场婚礼买些软糖,在装了红枣和大白兔奶糖的礼糖盒里,加些番红花古城的糖厂定制的果冻样的糖糕。

  软糖厂和软糖店慢节奏的接班人,也已经是笑容甜蜜和风度翩翩的老者,很看你顺眼,会掏出一小袋子,装满榛子仁和番红花的软糖,在你离开之际匆忙来送给你。

  你若幻想那些赠送是非常爽快和数量颇多的,却又看低了他们。他们把任何一样东西,都当成手工艺品,不仅仅是热闹和喜气,还有时间和老字号。况且,卖得的钱,将有部分是女儿的嫁妆。是断然不舍得轻易送的。

  老人都是奥斯曼帝国的后裔,老人的孩子继承了他们的不懒和不急,那人类的手工艺和老人与孩子间半奥斯曼式的关系,会让你认真的购起物来。

  在土耳其番红花城的老民居里,看奥斯曼时期的驿站、小镇里木制的房子、大量的窗户、老皮匠和他们的一张张小木桌、想到它的繁荣时期想到如今这里绝好的周末。没有人因为中国游客韩国游客日本游客渐渐来得多了,去学那些“你好,我爱中国”、“我爱韩国,我爱日本”的语言,他们只是质朴地想你从口袋里掏出一些土耳其里拉,换实实在在等值的物品。

  逛着好多圈,踩着鹅软石铺成的小路,听小商小贩们讲他们如何喜欢一些曾经的人,小镇有它唯一的阳光唯一的夜幕唯一的喜欢,番红花城人口中的喜欢源源不断、不是为讨好客人而编造的谎言。

  随便进一家年轻土耳其女人的软糖店和棉布店,她就会对你说我父亲的店就在另一条街,是卖手工皮包的,很多的父亲和女儿……女儿们,在休息时来找父亲聊个天是常常发生的事,她们把自己的店关上来等父亲关门回家也是常常发生的事。

  也是因为那样的父亲,番红花城里的女孩子毫无羞涩,有一天女孩子成为一些新的孩子们的母亲,生命轮回又将很多良好的东西完美保存了下来。

  我总是相信他们会积累到一定的财富,再把钱聚到一起来修缮家里奥斯曼时期的老建筑。想想这个家,没有物质的权杖,只有奥斯曼帝国的精神世界。这样想下来,又觉得,在这凡事和番红花一样美而精巧而灿漫的小城里,最悲哀的,定是可爱可敬的父亲过世的时候。

  女孩子从小就会以番红花为原型创作和想象很多东西,因为父亲有过忠告:“万一那些人不管你了,你还可以靠种植番红花养活自己。”

  于是她们也是温情的也是钻牛角尖的。对颜色对图案对手工对花卉对于养活自己。对于做好准备找到一个和父亲那样好的人。

  番红花城的名字来源于番红花,春天可以去山丘采,因为奥斯曼人最早居住在山坡上,便把番红花种满了山丘。也不能说这里总有欢乐、硕果、鲜花。但这里总有番红花香皂和茶和饴糖。

  古城的人总是依自己的想法而生活,傲慢又一心向善。人们尊重他们,因为他们不像大城市的人足不出户,花是他们生存的机会所在,所以他们要漫山遍野去走去爱去追索这些机会。

  番红花小城,这个古丝绸之路上的繁华小城,没有了曾经过于繁荣的贸易和车水马龙的喧嚣。木质结构的小楼、凹凸的石板路、因为一阵阵风而显得更琳琅满目的奥斯曼风情的挂铃、为流浪狗专门去买鸡腿并因此不断回头的来客,会让你心里一切负面的情绪化为乌有。

  于是想,有爱心的客人对这里的狗来说,实在应该每月来一次。穿过一座座种满番红花的山头的风,因为那些铃铛也该频频来访。

  反映17世纪番红花种植以及贸易的壁画,应该挂在酒店和民宿和店铺里更醒目的位置。在古城四处闲逛寻找素材的艺术家们,那种爆发仍然可以更任性一点。

  古旧的木料和粘土、红色的砖瓦和石料,不知是因为怎样的运气而躲过各种灾劫、两次世界大战的炮火。古城里大约2000多座房屋,有将近一半得到了法律的保护不能随便拆毁,不是零零落落地,而是迤迤逦逦地、遵于秩序、忠于一些方位和角度。

  说这里与世隔绝说这里静美都是很对的,但不能忽略,伙伴一样的人与人的关系。

  伸着懒腰的老人家和小伙子,从没幻想离开古城,去异国,他们一时冲动的话,我相信番红花和红房子和一切山中的风山上的云都不会为之让路。它们预感得到,他将来一定怀念这里。

  于是人们从未离开过。也许留下来,不会成功,也不会失败,更重要是不会有那种精神内战,不用带着外来的东西再度加入同伴,至少有一个定点,有半亩家族留下来的种了番红花的土地。

  我想,父亲和番红花古城里的父亲,一定能从相互深切的凝视中读懂了对方。那些父爱将是他们默不作声用眼神探讨的话题。

  来过这里的女人都说,要约男友再来,要和新婚丈夫来蜜月。可是我想,彼一时可以和恋人来,此一时应该和父亲来。父亲以及过了骑白马或摩托车的年龄,唯一可以炫耀一番的便是和女儿一起来过了这么浪漫的地方。


上一篇:价格昂贵的香料皇后番红花真的只能一根根吃吗    下一篇:番红花和红花有什么区别?